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業餘舞蹈教師單嬋(化名)接受審訊
  本報記者關前裕 通訊員段吉雄 蘭海燕 王伶俐
  電影《倩女幽魂》中“黑山老妖”是一個雌雄合體的妖精,一會變成粗獷狡詐的男妖,一會兒又變成妖艷陰毒的女妖,害人不淺。
  “黑山老妖”是神話故事中的人物。近年來在十堰出現了一個現實版的“黑山老妖”——她雖是名年過半百的業餘舞蹈教師,可為了滿足對金錢的貪欲,謊稱自己跟市領導有關係,利用手機的魔音功能,一會兒“變身”事業有成的企業家,一會兒“變身”位高權重的男領導,一人分扮多個角色,四處行騙,在短短4年時間里,作案20多起,詐騙現金200萬元。
  日前,鄖縣公安局將這個“妖孽”降伏,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
  自稱認識市領導
  主動幫人找工作
  今年30歲的麗麗(化名)是鄖縣人,在十堰城區經營煙酒生意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她認識了自稱市直某單位舞蹈老師的單嬋(化名)。
  “她看起來很幹練,認識的人多,給人的印象就是能力很強,交際範圍廣。”初次見面,單嬋給麗麗留下好印象。
  隨著交往越來越多,麗麗在和單嬋交流中,吐露了自己想找一份固定工作的想法。
  “沒問題,這事包在我身上。”單嬋聲稱自己認識市領導,關係廣,可以給麗麗介紹一份講解員的工作。但她同時表示,現在這社會,找人幫忙,肯定是需要花錢的。自己去操作打點,幫麗麗把工作找好,可能要花一兩萬元錢。麗麗說,錢的事,沒問題。
  3月底的一天,單嬋告訴麗麗,已經和市直某局領導兼辦公室主任周某商量妥了,並將周主任136開頭的電話告訴了麗麗。“你可以和他多溝通,我再從側面做下工作。”得知事情有了眉目,麗麗立即和周主任聯繫上了。
  電話接通後,麗麗發現對方是個中年男性,自稱姓周,是某局領導兼辦公室主任。周主任告訴她,工作前需要一些打點費用,並讓她把錢直接給單老師。接到電話後,麗麗便將5000元錢轉到了單老師的賬戶上。
  屢次騙人送經費
  偽造公函露馬腳
  麗麗匯出第一筆錢後,周主任先後和她聯繫了十多次,每次先說讓她去面試體檢審核,再說要她交錢,但每次把費用交了後,到了約定的時間,周主任就會以各種理由推脫不跟麗麗見面。從3月到5月之間,麗麗和母親先後十餘次,一共給單嬋轉了大約12萬元錢。
  5月15日下午,周主任給麗麗打電話說,“工作搞得差不多了,現在給你出一份人事調動函,請你到某單位附近見面,併在公函上簽字。”
  來到周主任約好的地方,麗麗卻見到了單嬋,對方說周主任正在開會,沒時間來。一邊說一邊把公函交給了麗麗。簽完字後,麗麗隨手用手機將那份公函拍了照,並將照片拿給她的一個在政府部門上班的親戚看。
  “這明顯是偽造的。”親戚的一番話讓麗麗一家人的心落到了冰窟窿里。
  6月13日,麗麗向鄖縣警方報了警。
  靠魔音手機變身
  4年作案20多起
  鄖縣公安局分別鎖定單嬋和“周主任”的手機信息,然而,讓偵查員費解的是,儘管單嬋和“周主任”分別頻頻與麗麗聯繫,但單嬋和“周主任”卻沒有一次通訊記錄。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偵查工作一時陷入困境。此時,單嬋還在繼續行騙。
  6月28日,單嬋給麗麗打電話,說她學歷不高,需要在人事局交一筆5000元的保證金,並約定她當天在城區某地點見面。接到警情後,鄖縣警方立即趕到現場布控,成功將其抓獲。
  單嬋到案後,一直不承認其犯罪事實,稱自己只是中間人負責牽線,所有的錢都給了“周主任”。根據單嬋的供述,民警找到了市直某單位的周主任。然而,周主任說並不認識單嬋,也從未答應幫誰找過工作。
  民警又找來麗麗,讓她憑聲音辨別真假。經過一番辨認,麗麗說現實中的周主任與電話中的那個人聲音完全不同。
  然而,單嬋一口咬定錢就是給了周主任。那麼,電話里的那個周主任哪兒去了呢?
  面對這個棘手的案件,民警決定採取迂迴戰術,開始圍繞單嬋的外圍關係來尋找突破點。
  現年51歲的單嬋2006年以前是房縣某公司職工,到北京舞蹈學院考了一個舞蹈教師資格證後,先後在一些瑜伽館和舞蹈培訓中心授課,並借助熟人溝通幫一些單位排練舞蹈。
  鄖縣警方迅速向周邊縣市區發出了協查通報,很快,十堰城區、房縣等地發現的類似詐騙案例都彙總到了鄖縣警方手中。令警方吃驚的是,單嬋作案20多起,詐騙金額竟然達到200萬元。
  面對一撂撂調查材料和受害人的指控,單嬋再也圓不了謊,開始交待自己的罪行。
  4年前,單嬋得知有一種魔音手機,通過操作,可以在給人打電話時直接變換成多種不同的聲音:能夠變成小孩、男人、女人、老人等各種聲音,她便購買了兩部。先後通過魔音手機變聲,冒充各類人群,多次以幫忙找工作、便宜購房、合伙做生意為由,流竄於十堰、房縣、鄖縣等地,從身邊熟人下手,詐騙受害人高額現金。為使其詐騙能夠順利進行,單嬋先是自己去聯繫受害者,之後便利用手機魔音功能,分別冒充國企老總和政府部門負責人,給受害者打電話,使其一步步進入她設計好的騙局中。
  隨著單嬋的交待,偵查員終於明白為什麼她竟然和周主任沒有一次通話記錄,原來兩個角色都是她一個人扮演的!
  騙了大學生62萬餘元
  害得人賣房借高利貸
  借助魔音手機,4年來單嬋在十堰地區騙了一批人。她曾在一起案子中詐騙62萬餘元,騙得受害人家裡不僅賣了房子,還借了高利貸。
  2012年8月,家住十堰城區的大學生媛媛(化名)從武漢某高校回來實習,認識了單嬋。當年底,單嬋告訴媛媛,她之前幫市內某大型國企排練過節目,和公司的老總關係很好,公司內部要招一個學藝術的人,她可以從中幫忙。於是,媛媛一家在城區某高檔酒店款待單嬋,席間單嬋向媛媛家索要了兩個紅包,說是用於打點。
  2013年2月,單嬋給媛媛打電話,說她已被國企錄用,但要交半年的住房公積金和養老金,需要6萬元錢。單嬋收到錢後,讓媛媛填了幾張“人才錄用表”。到了3月份,單嬋告訴媛媛,該國企的一把手譚總對她表示滿意,最近可能會與她聯繫,瞭解一下她的表達能力如何。
  得知這個消息後,媛媛做了精心準備。幾天后,她接到一個自稱是某國企譚總的電話,譚總稱由於現在社會複雜,不好與她見面,就在電話里進行交流,並簡單問了下媛媛的基本情況。
  之後,譚總隔三差五給媛媛打電話。面對媛媛一家的催促,譚總總是說事情一定會辦成的。過了一段時間,單嬋以媛媛沒有畢業證和學位證為由,需要交押金、給領導送禮、補交養老金和公積金等,讓媛媛給她匯錢,並承諾事情辦好之後押金全部退還。
  截至2013年12月12日,媛媛一家先後通過轉賬或現金的方式給單嬋人民幣62.5萬元。為了湊錢,媛媛父母不僅把房子賣掉,還借了高利貸。
  今年6月9日,媛媛再聯繫譚總時,發現對方手機關機,單嬋也不見了蹤影。
  感覺有問題後,媛媛一家專門跑到這家國企查證,發現老總確實姓譚,可說話聲音和電話里的不一樣,並且對方也不認識單嬋和媛媛。至此,媛媛一家才知道被騙了。
  目前,單嬋已被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
  (原標題:借手機魔音變聲 女騙子偽裝男領導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施工

tm74tmvz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